胸无点墨老来空,提笔忘字少时愁。

KuaiKan 1月前 78

余幼时家贫,但仍不知上进,贪玩误学,缺乏志向,偶寄情于山水之间,纵情于男欢女爱。蹉跎人生三十有余,回忆年少,初读《送东阳马生序》,只觉晦涩难懂,不知其意。今观文,悲凉之感油然而生,逐尝人生之艰苦,才懂其意,多年八方某业,东奔西跑。再回首,已过而立之年,尚未娶妻生子,不禁潸然泪下,奈何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,再踏故土,顿感悔恨。初读是文章,再阅已是人生,不免心中几分自怜。
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